新闻中心

行业动态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

浅析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对电力行业及相关产业链的影响
作者:发布时间:2016-12-6 9:18:00浏览量:1095

发布时间:2016-12-01 11:32   消息来源:中国投资咨询网

通观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对于电力体制改革的内容,笔者罗列出了一些关注度较高的要点。在电力规划的执行上,应该汲取其他产业政策的经验教训,如果预判电力规划对产业影响的效果,笔者以为可以概括为一句话:应将更多笔墨着力在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行上。
 
  当社会对中国要不要产业政策进行激辩时,国家发改委、国家能源局于11月7日发布了《电力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这是时隔15年之后发布的电力规划。
 
  产业政策在中国备受重视,多年来也一直存在较大争议,仅就电力规划15年来的缺失造成的影响,笔者以为,这使得项目安排缺乏依据,大型能源基地开发及跨区电网工程难以落实,电网电源发展不协调,对整个行业和相关产业链的影响会随着时间推移持续发酵。
 
  其一,电力规划与其他相关规划不协调。电力系统是一个有机的整体,需要统一规划、协调发展。电力和电网规划没有出台时,水电、煤电、新能源发电、电网等专项规划间,国家规划与省级规划间,电力规划与国土、环保、水利等规划间,存在明显不协调现象。例如,发电企业在中东部地区大量投资新建煤电项目,但铁路运输和煤炭供应等并没有协调匹配,地区性煤电运紧张问题反复出现。
 
  其二,电网电源发展不协调。由于缺乏电力统一规划、项目审批脱节,电源电网发展不协调问题时有发生,主要体现在“有网无电送”和“有电送不出”同时存在。最典型的案例就是:近年四川水电开发明显加快,2012年投产700万千瓦,2013年投产1300万千瓦,今明两年还要投产2100万千瓦。丰水期电力需要大量外送,但外送通道能力受限,2012年四川水电弃水75亿千瓦时,2013年弃水25亿千瓦时。
 
  其三,新能源发展面临瓶颈制约。经过快速发展,截至2016年9月底,我国并网风电已达1.39亿千瓦,成为风电第一大国。我国风电主要集中在“三北”地区。蒙东、蒙西、酒泉、冀北等地区风电装机均超过700万千瓦,占当地装机比重超过20%,与德国17%、西班牙21%的国外先进水平相当。由于相应的特高压送出工程没有核准建设,大风电无法融入大电网,导致目前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一再降低,2016年1—9月为1251小时,同比下降66小时;风电弃风电量394.7亿千瓦时;平均弃风率19%,弃风严重,造成大量浪费。
 
  正式公布的《电力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从供应能力、电源结构、电网发展、综合调节能力、节能减排、民生用电保障、科技装备发展、电力体制改革等八个方面,确定了电力发展五年目标。其中绿色转型是规划的最大亮点,具体表现在四个方面。
 
  一是在能源结构上加强对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。《规划》提出,到2020年,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占比约提高4个百分点至39%;同时通过积极发展水电、大力发展新能源、安全发展核电、有序发展天然气发电、加快煤电转型升级使电源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。
 
  二是加强能源结构转型。《规划》提出,到2020年,煤电装机力争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,占比降至约55%;力争淘汰火电落后产能2000万千瓦以上;新建燃煤发电机组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00克标煤/千瓦时,现役燃煤发电机组经改造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10克标煤/千瓦时;电网综合线损率控制在6.5%以内;通过配套支持政策重点鼓励发展能效高、污染少的背压式热电联产机组等。
 
  三是在清洁能源消纳方面明确加强电网、调峰能力建设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电网建设在保证跨区送电的可持续性,满足受端地区的长远需要的同时,还要能参与受端的电力市场竞争;《规划》新增“西电东送”输电能力1.3亿千瓦;优化区域主网架,加强省际间联络;基本建成与小康社会相适应的现代配电网;从负荷侧、电源侧、电网侧多措并举,充分挖掘现有系统调峰能力,大力提高电力需求侧响应能力。
 
  四是在终端能源消费方面,明确加强电能替代。“十三五”我国电能替代目标为4500亿千瓦时,按照这一目标,“十三五”末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将达27%。
 
  通观《电力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中对于电力体制改革的内容,笔者罗列出如下要点认为市场的关注度较高。
 
  一是2018年年底前完成售电侧市场竞争主体培育工作,基本形成充分竞争的售电侧市场主体;鼓励社会资本开展新增配电业务;明确增量配电网放开的具体办法;建立市场主体准入退出机制;完善市场主体信用体系;在试点基础上全面推开配售电改革。
 
  二是2017年年底前,完成分电压等级核定电网企业准许总收入和输配电价,逐步减少电价交叉补贴。加快建立规范明晰、水平合理、监督有力、科学透明的独立输配电价体系。建立健全电力市场体系。建立标准统一的电力市场交易技术支持系统,积极培育市场主体,完善交易机构,丰富交易品种。
 
  三是逐年减少发电计划,2020年前基本取消优先发电权以外的非调节性发电计划,全面推进配售电侧改革,支持售电主体创新商业模式和服务内容。
 
  四是在2018年年底前,启动现货交易试点;2020年全部启动现货市场,研究风险对冲机制。2016年年底前完成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工作。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。建立优先购电和优先发电制度,落实优先购电和优先发电的保障措施;切实保障电力电量平衡。
 
在电力规划的执行上,应该汲取其他产业政策的经验教训,如果预判电力规划对产业影响的效果,笔者以为可以概括为一句话:应将更多笔墨着力在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行上。